澳洲三分彩 > 文化散论 >


  罗马,听那些石头在歌唱条条大路通罗马无数细小的尘埃在那里四散飞舞着,好像一只只忙于安家落户的小飞虫。夜晚,躺在吸满了整整一日太阳味道的干干净净的被褥中,就仿佛是躺在了秋日乡村郊外金黄色的麦秸堆上,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温馨幸福和满足。

  对面房子的屋顶上,高高地竖着很多天线,还有一大截裸露在外的暖气管道,经年不粉刷的墙面上,落满了灰尘和雨水渍,远远望去,像被烟熏黑了似的。那是罗马的另一面,和艺术无关。生活有时候就是这样明明白白地没有诗意地过。

  在房间里研究好了地图,就决定出门去看一看夜色中的罗马。那些在日光下宏伟而气势浩大的遗迹,不知在月辉下有着怎样的一番风景。

  地铁站离旅馆并不远,转过两个街角就是了。临街房子的墙根下,有人站在那里卖着烘烤栗子,一阵阵的香气引得路人垂涎欲滴。一个黑色的烤架加上一个炭盆,就是摊主全部的谋生工具了。不知在哪里看过,说到了罗马,是一定要尝一尝这种街头小吃的,因为你无法在别处买到。大约是这样的小摊子让我想起了在国内念书时,常常喜欢挤在路边摊上买羊肉串来吃的时光吧。所以看着真的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

  一个年轻女孩子匆匆从街对面跑来,买了一小包就走。因为大意,才走出没几步,便掉了好些在地上。摊主看见了,笑着招手请她回来,重新给添补了几颗。女孩原本有些无奈的神情顿时舒展开,她带着笑微红着脸说了声谢谢。也许,今晚她会因此而怀着一份美好的心情入梦呢。

  下地铁站的时候,四处看都没有找到人工售票窗口,问了站务人员才知道,除了自动售票机之外,罗马并没有专门的公交售票处,不过街边的小卖部、书报亭、香烟摊、咖啡馆等地方都可以买到车票。

  怕我不熟悉线路,他们还特地找来一张小型的地铁线路图,将我要去的地方用笔重重画了圈,就在这站下车。不要忘记啦。你现在是在这站。虽然不怎么会说英语,但他们还是竭尽全力试着用有限的英文单词向我表达着信息。看到我听懂了,他们才笑着松了口气,祝你在罗马玩得开心!

  一辆车身用喷漆绘满了五颜六色立体字母的地铁载着满满一车子的人停靠在站台上。一些喜欢恶作剧的年轻人往往趁着夜间人少时在车厢上胡乱涂鸦,以发泄他们过于旺盛的精力,同时也满足了他们好表现的心理。

  大约是奔波了一天,车子的外表看起来很有些疲倦,暗沉沉的仿佛蒙了一层灰。车厢有些窄,开动起来晃动得厉害,或许罗马人已经习惯了,一个胖胖的中年女子坐在逼仄的角落的座位里悠闲自在地织着毛衣,她浑圆的手指灵巧而娴熟地上下穿梭,动作快得令人吃惊。

  曾经在欧洲的很多地方见到这样的妇人,她们往往过着居家的日子,整日在屋前屋后忙碌着,和凌乱的房间、厨房里的污渍、地板上的灰尘、一家大小的脏衣服等作着斗争。她们或许也有过散漫自由放任的青春年华,只是嫁了人之后,便自觉自愿地为家人退守在家这一方小小的天地里。比起年轻时的狂飙激进和反叛顶真,她们的眼中如今更多的是经阅世事的宽容和平和。到底,她们还是从传统的思想下走过来的人呀。

  靠在慢慢上升的出站的自动扶梯上,心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紧张和不安,它会是什么样子的呢?是画册上看到的那般模样吗?它有多高?有多古老?那些石头,真的历经了千百年的岁月么?

  尽管已经作了心理准备,但是当它结结实实地扑入眼帘时,还是吃了一惊。它孤独而傲然地站在那里,隔着瘦而狭长的街道望过去,它多像被一个顽皮的巨人在不经意之间掉落的一扇旧面具呀。

  深蓝色的夜幕下,它如沉睡般安详,如沉思般安静。它裸露着嶙峋的斑驳的骨架,向人展示着光阴在它身上留下的触目惊心的伤痕。的确是老了,它的周身写满了无法言说的苍凉。

  站在一处门洞前向里望的时候,我的耳边仿佛响起了那热血沸腾高亢汹涌的呐喊声,我看见一个又一个持着盾和短刀的猛士奔跑着经过我身边,斗兽场中央的沙地上,蔓延着他们的鲜血,红得刺目。

  曾经有人说过,石头是有一个不灭的灵魂的。真的很想知道,如果这斗兽场也有这样一个不灭的灵魂,那么它会对它腥风血雨的年轻岁月说什么呢?是叹息还是感怀?

  走在空旷的大街上,踩着高高低低的细石子路面,听着路边喷泉哗哗地流着,看着街道两旁古罗马的废墟,常常会产生一种幻觉,就仿佛时空交错一般,两个明明不相干的世界,古代的,现代的,在这一刻完完全全地交融在了一起。

  也许,是因为有上帝的目光在那里注视着罗马,所以这座城市才特别受到如此的眷顾和厚爱吧。一切,都如被神的手指点过,闪耀着亦幻亦真的美丽。那些矗立在夜空下的残存的神殿白色石柱,那些高耸入云霄的威严壮观的大理石纪念碑,那些凿刻在凯旋门上的精美华丽的雕像,就像一齐在合演一首美妙动人的如泣如诉的岁月之歌,让身在其中的人为之痴迷心醉不已。

  忽然之间,就明白了,为什么罗马人会比别处的人更加热情乐观和开朗,因为他们生活的地方连石头都在歌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