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三分彩 > 猫眼看人 >


  一周的喧闹,中美贸易战靴子何时落下最终没有结论。今天说再推迟二个月?看来密切的中美高层外交起到了作用,而且美国内与世界的反对声音也遏制了特总统的猖獗行为。

  现在是引而不发吗?所谓贸易战,一般指某国引入贸易壁垒措施限制别国进口、或通过倾销和外汇贬值等措施争夺出口市场、并由此引发一系列报复与反报复行为。贸易战与一般贸易摩擦都具有“负和”博弈特点,然而前者涉及金额与影响较大。并且贸易战具有互动性:一国率先行动引发对手国反制报复,可能触发制裁-报复循环加剧。参与贸易战国家以准备承担利益损失为前提,都会不甘示弱甚至好勇斗狠。由上述因素决定,贸易战牵动参与方国内舆情与民族情绪,派生经贸争议政治化倾向与社会压力。

  中美贸易战悬念早已植入公众记忆。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特朗普作为竞选人高调倡导单边贸易保护主义,公开提出要对中国进口货物征收45%高额关税以减少巨额贸易逆差。虽然一开始就有分析指出,受制于美国相关体制和法律程序性约束,特朗普当选后不太可能马上全面实施强硬表态,然而给定其贸易保护主义偏激立场与特立独行的行事风格,人们有理由对他任内中美贸易关系恶化保持担忧。

  不过我们回顾2017年中美经贸关系形势,虽暗流涌动却仍维持了大体平稳状态。实施百日合作计划并实现早期收获,两国首脑成功实现互访,贸易战预期随之下降,有分析提出特朗普任内可能不会发生中美贸易战。早先特朗普贸易战偏激主张被解释为大选年竞选人为拉选票放出“重话”,或认为特朗普作为商人其决策立场容易被几次美国获利的经贸“交易”所软化。尤其是特朗普访华时对中国多方言辞示好,有媒体乐观评论:“一切超出预期,一切特别顺利”,“不声不响中,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其实特朗普政府并未放弃对华强硬经贸政策立场,暂未大打出手主要是受多方面因素制约推延实施时间表。首先是特朗普元年在内政方面先后推动医改(Trumpcare)与税改,为此要投入大量决策精力。其次在对外经贸领域应去年8月重启北美自由贸易区谈判,到今年2月已进行七轮谈判仍未分晓,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办公室(USTR)执行力部分耗费于此。再次中国努力用合作对话建设性方法处理经贸利益矛盾,特别是习主席4月份访美实现两国元首海湖庄园会并达成“百日合作”计划,对延缓两国经贸关系恶化发挥了积极作用。

  另外特朗普政府需要时间为对华经贸政策转向做准备。包括美国官方所做的政策重新阐述与文宣工作,试图用强词夺理方法使其对华强硬经贸政策师出有名。如2017年3月USTR发布的《2017年贸易政策议程与美国总统关于贸易协定项目的2016年度报告》,系统阐述美国贸易政策“新方法(a new approach)”、关键目标和最优先议程。又如美国商务部发布了长篇新版《中国非市场经济地位》报告,系统分析指责中国体制与政策扭曲市场,为美方在对华经贸关系领域生事提供借口。

  更重要的是,过去一年美国对中国实施了数量空前的贸易调查,为后续打贸易战进行实操层面准备。美国毕竟是法治国家,特定政府部门乃至总统要给某个贸易伙伴国找麻烦,也要根据不同情况走法律程序。实施贸易制裁甚或开打贸易战,前置功课是先要对贸易争端立案。美国对华发起贸易争端手段根据其规则依据来源可分两类:一类是WTO多边规则下的贸易救济(remedy),包括反倾销、反补贴、保障措施等等,另一类是依据美国国内贸易法相关条款采取的贸易调查(investigation),主要包括232、301、337条款调查等。

  2016年是美国大选年,民主与共和两党都试图用强势贸易保护主义姿态拉选票,当年美国对华贸易调查立案数大幅拉升到44起,根据我们整理的1980年以来美国对华各类贸易调查总数的时间序列数据,2016年达到年度数据的峰值。然而2017年这个指标并未随着美国选战结束而回落到比较正常状态,而是进一步增长到51起创纪录水平。分类观察2017年美国在WTO规则下发起针对中国贸易救济立案数为25起,依据美国国内贸易法对华贸易调查26起,其中包括去年8月中旬启动、日前特朗普亲自公布初裁结果的301调查。

  去年12月22日特朗普签署税改法案,同时其经济政策重心已向对外经贸领域转移,进入2018年其强势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开始逐步发力。先是在元月23日对电冰箱、太阳能电池板实施保障措施,对其分别征收最高为50%和30%的关税。3月1日宣布将对钢铁和电解铝进口普遍分别征收25%和10%范围关税。开始时美国宣称钢铝加税是全球性措施,引发中国等很多国家批评抗议,包括欧盟在内的一些国家表示要实施报复措施,特朗普政府“成功”制造了全球范围的贸易保护主义压力。

  上述两项虽未专指中国,然而都对中国经贸利益带来较大损害。美国官方一直指责中国太阳能电池板产能过剩冲击全球贸易,对太阳能电池板征税显然主要针对中国。钢铝征税推出措施公布后,美国表示将与各国豁免征税进行双边谈判,也力图将制裁焦点聚焦到中国,甚至以特定国家对华经贸政策立场选择作为美国是否对其给予豁免待遇的考量依据,体现其经贸政策方针全面调整以中国作为主要博弈对象的基本取向。日前特朗普用备忘录方式公布对中国301调查结果,拉开在经贸政策领域叫板中国重头戏的序幕。

  特朗普备忘录指责中国迫使外资企业向中方转移技术,限制和干预美国企业技术许可的市场交易条件,还批评中方通过企业在美投资并购大规模获取先进技术支持实施国内产业政策计划等等。以此为借口,备忘录表示将对中国实施三方面制裁措施。一是指示其贸易谈判代表考虑是否对中国进口商品增加关税,二是利用WTO争端解决机制起诉中方在外资技术许可证方面的歧视性做法,三是指示财政部在与相关机构磋商基础上,采用“行政机构措施”对中方在美投资实施更为严格管制。

  USTR发布的对华“301调查情况介绍(Section 301 Fact Sheet)”,提供了美国对华301加征关税的可能规模与行业分布。这份文件指出,“依据针对这一议题跨部门机构专家和经济学家估计,中方政策对美国经济至少造成了500亿美元的损失”,因而美方准备实施与上述损失规模相当的中方进口加征25%从价关税。“拟议加征关税产品清单将覆盖航天、信息通讯技术、机械等部门”。在那份备忘录签署仪式上,特朗普提到制裁规模可能在600美元,还狮子大开口要求今年中方把对美贸易逆差减少1000亿美元。

  针对美方片面指控与单边保护主义升级行动,中国外交部、商务部和驻美领馆等官方机构第一时间表达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中方不希望打贸易战,但绝不惧怕贸易战,如果美方执意要打,我们将奉陪到底,并采取所有必要措施坚决捍卫自身合法权益。商务部23日宣布拟对自美进口部分产品加征关税。中国拟对7类美进口产品加征关税,按2017年统计涉及美对华约30亿美元出口。

  3月24日中国中财办主任刘鹤指出:“美方近日公布301调查报告,违背国际贸易规则,不利于中方利益,不利于美方利益,不利于全球利益。中方已经做好准备,有实力捍卫国家利益,希望双方保持理性,共同努力,维护中美经贸关系总体稳定的大局。双方同意继续就此保持沟通。”简要系统阐述了中方应对美方单边保护主义的政策立场。

  看到根据美国301法案,一个特定案件从启动调查到终结一共有五个流程和八个方面内容。(1)发起调查;(2)调查发起后的磋商;(3)贸易代表的裁定;(4)措施的实施;(5)对外国的监督;(6)措施的修正与终止;(7)信息的请求;(8)行政管理等程序。其中前四步属于按照顺序依次进行,而后四步则是在调查发起后贯穿在后续程序之中。就这次针对中国的301调查而言,特朗普的22日备忘录宣布了初步裁定结果,显示目前这个案子应该处于第3步即将结束并向第4步过渡的阶段。

  美国301调查拟议的三方面制裁措施有各自不同实施时间表。就加征关税这个最为敏感重要的制裁措施而言,从特朗普日前发表备忘录到可能发生的最终实施,依据美国301法案程序性规则还有三个环节。一是由USTR公布初步加征关税产品对象与加征关税清单,二是经过一个公示和跨部门磋商后形成301调查最终裁定并公布最终产品与关税清单,三是再经过一个时期进入最后实施阶段。

  特朗普备忘录仅仅提到15天以内USTR必须公布初步制裁清单,对最终清单时间没有直接说明,而是说在初步清单提出后“经过一段时间公示评议……,与相应机构与委员会磋商后……公布最终清单”。USTR“情况介绍”进一步说明后续时间表:一是该机构表示“将在未来几天内”公布初步清单,二是随后公示磋商期为30天,到期将在美国“联邦纪事(the Federal Register)”上公布对华301调查最终制裁清单。可见前面两段程序时间已大体确定,就是特朗普备忘录发表开始一个半月以内。

  问题在于第三步要走多久?依据美国301法律相关法条(《美国法典-海关关税卷》第2415条)给出的原则规定,在通常情况下,最终清单公布后30天内要付诸实施——这应是目前讨论流行认为中美贸易战2-3个月内必见分晓的依据。不过需要注意,该法条还规定,在特殊情况下实施制裁措施可以延后最长不超过180天。特殊情况包括:调查申请方主动要求延迟;在贸易代表主动发起调查场合,调查对象国在起草或实施立法或在行政措施方面取得实质进展;或者贸易代表认为延迟实施有助于维护美国的权利或者得到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另外,所有进展都取决于总统本人是否有特别指示。换言之,如果特朗普改主意,整个流程都可改变。

  这几天中国民族主义情绪得到了深湛的宣泄,实际上从1840年以来,中华民族被称为东亚病夫,多灾多难、积贫积弱,在国际上也饱受歧视。无数仁人志士前赴后继的不断探索,其实都是为了重现中华民族历史上的复兴伟业,为中华民族再回世界之巅而不懈努力。如今,我们终于接近了这个目标。

  支撑这个判断的依据在哪里呢?是中国近四十年来快速、奇迹般的经济发展。今天只需要去实现这最后惊险的一跳,如果不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那么我将愧对天下,愧对人民,愧对历史。我们都在今天的奋勉历史之中努力着。 当然,中国改革经过30多年,已进入深水区,可以说容易的、皆大欢喜的改革已经完成了,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是在万丈高楼、摩天大楼基础上再加盖呀,不仅要盖好,而且要风雨岿然不动、屹立世界。当然现实也是历史已经见证,这五年来整个中国的变化可以说是石破天惊、脱胎换骨,改革的力度、强度、深刻度都是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用了五年多的时间初步完成了对整个社会生态的重建和重塑,让我们看到了这个国家自我更新的决心和能力。如果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讲,核心就是“公平还是效率”的问题,这些我们处置的非常恰当也存在问题。曾经我们看到资本主义讲究“效率优先”,把蛋糕做大,然后再考虑分配;社会主义追求的是“公平优先”,认为通过人类觉悟的提高自然会有效率,很容易走向了平均主义,从而扼杀了效率。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面,以为代表的一批优秀政治家,觉得再不能这样下去了,所以才有了我们说的改革开放。

  于是,一个伟大的时代就此拉开了序幕。先是城市化,大家看着如今的中国,城市林立。一千万人口的广州,还有一千二百万人口的深圳,两千五百万的上海,接近三千万的北京,你就能感受到城市化有多么伟大。

  再谈谈初步现代化。如果没出国的朋友,可能感受不深,到美国、欧洲全世界去走走,你们会发现自己真的是从现代化国家过来的人。能够买走全球的有几个国家?电子支付、快递物流、手机信号,还有包括高速公路、铁路、飞机,中国真的不落后于人,我们中国的初步现代化进程,确实是拜这40年之所赐。大家可以看看这些数据。1978年这四个经济体的比较,美国2.35万亿美金,欧盟就是2.17万亿,日本0.99万亿,中国0.2亿,连别人的零头都赶不上。如今2017年,美国18.6万亿,欧盟12.2万亿,日本4.1万亿,中国12.2万亿。我们从原来的微不足道,到今天和欧洲所有的发达国家加起来是一样的,目前是日本的三倍,而且接近了美国,这就是这40年中国的天翻地覆之变,这就是每个人获得感和幸福感的来源。

  只是美国人欧洲人日本人心理上不能够接受这一切。他们要阻止中国未来的发展进程。这就是中华民族当前面临的国际形势前所未有的严峻,而且会越来越恶劣。中国这头雄狮已经出笼,在全世界不断的播撒着自己的影响力。以中美为首的两大巨头一定会面临躲不掉的摊牌,西方思维与东方逻辑之争已成为世界性的战略对峙格局。

  发绺上看特朗普是一个非常好出风头的人,智商也很高,但他的本质是个商人,性格非常坚强,出招非常诡异,做事非常任性,不可掌握。但是不管他怎么出招,有一点是确切无疑的,就是坚定他竞选时的宣言“美国优先,美国第一,美国再次伟大,说到做到。”

  现在美国的决策者已经认定中国不是同盟,也不是伙伴,而是敌人,是最大的竞争对手、战略对手,潜台词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围绕这个判断,美国将会有一系列的政策出台。

  今天的贸易牌,现在已经打出来了,关税大战即将打响,我们不能低估特朗普的冲动性和冒险性;第二张牌是恐吓牌,美国掌握着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力量,尤其是可以利用地缘政治来封锁中国,原来一直捏而不打的台湾问题,现在也开始剑拔弩张;第三张牌也是最难防范的,就是引诱牌,现在的很多年轻人把美国当成民主自由的象征,什么所谓的灯塔国,这对于中国发展来说是致命性的问题,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如果我们的年轻人都向往美国,自我否定,觉得外国的空气都是甜的,那我们还凭什么竞争?

  上面这三张牌背后其实就是所谓的“美国优先”思维。原来中国在经济上无足轻重,军事上二流国家,政治上毫无影响,我们可以借此藏拙,以韬光养晦。美国长期以来也保持着乐观的态度,试图改造中国。然而如今,我们不仅没有走上美国预设的道路,还在经济、政治和价值观上都和美国形成了两分天下的局面。修昔底德的陷阱不一定是战争,但是一定会有新的表现方式。中美狭路相逢,这不仅是商人总统特朗普的判断,今天更成为了美国朝野上下的共识。

  在这样纷乱的局面下,我们的“一带一路”倡议和“中国梦”要怎么玩?中国不可能不发展,但发展难免会动别人的奶酪,因此碰撞和摩擦是肯定的,摊牌也是躲不掉的。该来的终究会来,在事关中华民族核心利益的问题面前,无论是贸易战还是台湾问题,我们一步都不可能退让。

  不管特朗普怎么封锁中国,市场是没有边界的,美国新的科技发明要想获得巨大的市场效应,只有到中国。特斯拉汽车,区块链,生命科技,还有包括下一步的5G时代,信息产业等等都不例外,就相当于你有可口可乐的原浆,但是我有可口可乐的市场,你的原浆要挣钱,必须拿到中国来,兑中国的水才能卖得出去。而新谷就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把优质资源整合到中国来。

  昨天美国副总统彭斯说“美国贸易屈服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这话直接让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给怼回去了。她说,彭斯先生是张冠李戴了,与其说是美国贸易屈服的时代过去了,不如说是美国贸易霸权与恐吓的时代结束了。宋代哲学家邵雍曾说国家之间:“小争争于言,大争争于兵”。外交和商务谈判是争于言,战争与武力就是争于兵。小利益和小分歧是可以通过谈判来解决的,大利益和大分歧是需要通过战争来解决的。

  那么中国与美国之间是否真到了战争的边缘呢?那也未必。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分歧和利益冲突还没有大到那个地步,而且美国也承受不起战争的后果。这几天美国也有不少官员到中国来参加一年一度的中国高层发展论坛。美国前哈佛大学校长、财政部长萨默斯就说了“贸易战和核战一样没有赢家”。这个萨默斯可不简单,当年解体苏联的500天休克疗法就是他设计的,可以说在美国是与基辛格一样重磅级的人物。我们不能说美国还没开战就认怂了,但至少说明美国还是有头脑清醒的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