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三分彩 > 猫眼看人 >


  北京大兴灭门案举国震惊,“屠夫”李磊手刃六名至亲后乘火车潜逃至海南三亚,不到十小时就被警方捕获。

  大案惊心动魄,侦破干净利落。海南警方是如何在茫茫人海中抓捕到这一重大案件犯罪嫌疑人的?又是如何与北京警方进行交接工作的?

  2009年11月27日下午4点,北京市大兴区清澄名苑小区内气氛凝重,该小区14号楼3单元2层居民王美玲一家六口被发现死于家中。

  6人均死于利器,而且凶手在杀死6人后,对现场进行过清理,遇害人当中有王美玲、她的两个儿子,小儿子仅为一岁半,大儿子6岁,死者中还有王美玲的公公婆婆及一名年轻女子,该女子是王美玲的小姑子。

  遇害6人所在房屋的户主李磊不知去向。李磊在北京经营着一家快餐店,此前曾从事美发、金融等生意,他们一家刚从北京天宫院搬到清澄名苑。由于原居住地拆迁,他们从中获得了高达600万元的拆迁补偿款。

  祖孙三代6人同时遇害,年龄最大者54岁,年龄最小的还不满两岁。6具冰冷的尸体由蓝色的塑料袋包裹,被依次从屋内抬出,现场拉起了警戒线,这起特大杀人案让世人震惊。

  北京警方成立专案组连夜开展工作,根据现场勘验和调查走访等方式,迅速锁定了该户男主人李磊有重大作案嫌疑。

  11月28日凌晨4点,北京市公安局关于协查“11·27”大兴区特大杀人案犯罪嫌疑人李磊的紧急通报迅速发至海南省公安厅。

  行凶者竟然连杀6位亲人,案情惊天。海南省公安厅接到电报后,立即报告省长助理、省公安厅厅长贾东军,贾厅长立即作出批示:“请三亚市局立即部署抓捕等相关工作,同时全省各单位密切配合。”

  通报称,“11·27”大兴区特大杀人案犯罪嫌疑人李磊(男,29岁,北京市大兴区人)可能乘坐北京到三亚的T201次列车于11月28日上午7点左右到达三亚火车站。

  会议决定由刑警支队、巡警防暴支队、荔枝沟派出所、火车站派出所等单位60名民警组成的抓捕组立即连夜集结,按照既定方案在三亚火车站设伏。

  11月28日上午7点,T201次列车缓缓驶进三亚车站,乘客从出站口依次而出。然而让抓捕民警意外的是,经过认真、细致的排查,并没有发现李磊的踪迹。

  随后,三亚警方重新调整部署警力,在进入三亚的机场、车站、码头以及全市各宾馆、酒店进行全面排查布控。

  很快,就有线时,三亚大东海附近发生一起抢劫案,嫌犯为一名青年男子,身高和李磊相似。

  专案组全部扑向大东海,却发现嫌疑人与李磊相差甚远,遂作一般刑事案件处理。

  但这起案件也给专案组民警一个启示,李磊是否潜伏三亚后缺钱急于作案,这也是一条破案思路。于是专案组要求全市各级公安机关,一旦发现任何与案情有关的情况,立即报告专案组。

  很快,又有了新的线时,专案组得到情报:有一名嫌疑人在三亚田独镇出现,可能参与毒品交易。专案组立即带领追捕组出发赶往现场。当他们到达时,嫌疑人已经离开了。

  28日中午1时许,专案组获取一条重要线索:有一名体貌特征与李磊近似的男子入住汽车站附近某酒店。专案组民警又立即驱车赶往该酒店,从酒店调出监控录像,发现出现在录像中的男子就是李磊,此人在酒店开了房间,但此时并不在酒店。

  专案组根据现场地形地貌研究抓捕方案,确定了“出其不意,一招制凶”的抓捕原则,并在酒店附近布控。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耐心等待,李磊终于出现。李磊非常狡猾,他外出购买了新衣服,用于掩人耳目,在返回住处时,没有马上进入酒店,而是走过酒店一段距离后发现没有异常才返回。

  由于路上行人众多,不清楚李磊身上是否携带凶器,恐误伤及无辜群众,民警没有立即抓捕,而是便衣跟踪,等待时机。

  进入酒店不久,李磊再次离开,步行前往河西路某休闲会馆。该会馆以洗浴服务为主。

  下午17时50分,抓捕时机终于来临。就在李磊步出休闲会馆时,布控民警果断出击,迅速将李磊按倒。

  抓获李磊后,三亚警方旋即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北京大兴灭门惨案犯罪嫌疑人不到10小时在三亚落网的消息,这是继公安部A级通缉犯、马汉庆在三亚落网后,三亚警方协助外省公安机关抓获的又一重大负案在逃人员。

  据了解,11月27日,深圳银湖车站共有两班长途客车发往三亚,这两班客车分别是中午12时40分的粤B44××6和下午2时30分的粤B45××0。根据警方公布的李磊到达三亚的时间分析,其最有可能乘坐的是下午2时30分的粤B45××0,当时车上有37名乘客。

  2009年12月1日,震惊全国的大兴灭门惨案犯罪嫌疑人李磊被三亚警方正式移交给北京警方。交接现场,气氛凝重。

  从28日落网到30日,李磊在三亚羁押了两天,12月1日他被押解回北京,搭载他的航班15点50分起飞。

  中午,北京、三亚两地警方来到第一看守所准备押解李磊前往机场。13点45分,三亚第一看守所的铁门“哐当”一声打开,李磊从看守所内走出。

  此时的李磊还是落网时候的装扮,黑色T恤、黑色长裤和棕色皮鞋,银白色的手铐在黑色着装的反衬下显得更为刺眼。他身材魁梧,留着一头短发,神态略显平静,脸色有点苍白。

  步出看守所时,他机械地配合警方办理完一系列手续。出于押解工作的需要,在办完手续后,押解他的民警用特殊的护具固定住他的双手和双脚的关节,限制其一定的活动能力,因为他在飞机上不能任意行动。

  第一看守所到机场的路程大约20分钟。前往机场途中,不知是烟瘾严重,还是心理压力过大,20分钟的路程,李磊整整抽了4根香烟。

  快到机场时,李磊扭头看着窗外的街景,摇了摇头,说“我真傻”。民警问起他此行还有没有遗憾时,李磊说,最大的遗憾是没看到海,没想到那么快就被抓,大东海、亚龙湾都没看到。

  14点20分抵达机场后,押解人员押解着李磊通过机场为他们开辟的特殊安检通道。

  由于双手和双脚的关节已带上护具,李磊的行动显得较为机械。进行安检时,打开李磊的钱包,里面有很多银行卡,估计他想在逃亡途中将卡内的钱全部挥霍完,但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被抓获。

  经过安检后,车队直接开到飞机下,李磊被押下车,还戴着手铐,踏上飞机舷梯的瞬间,李磊回头看了看身后这座城市,眼神带着一丝留恋。

  从11月28日下午6时开始,民警经过两个小时的突审,终于攻破李磊最后一道心理防线。据李磊交代,从小父母就对其管教严厉,结婚后妻子在家里又过于争强好胜,而自己性格内向,长期的家庭积怨在他心中累积,最终在11月23日晚上爆发出来。这是警方从其身上获取的初步作案动机。

  据李磊供述,11月23日晚上10时,其在外喝了酒后回到家中,看到妹妹在玩电脑,其他家人均已入睡。当时,累积在他心中的杀人念头极度强烈,于是,他用事先准备的单刃刀先后将妻子、妹妹、父亲、母亲杀死。想到自己逃亡后,两个小孩没人照顾,在客厅内坐了1个小时后,他又闭着眼睛将两个熟睡的孩子捅死。

  23日事发前的当天下午,李磊就已经买好了24日晚8时从北京前往深圳的火车票。杀了全家6口后的第二天,他便搭乘该列车南下深圳。

  到了深圳,李磊在一家酒店住了2天,又再次南下。这次他选择的交通工具是长途客车,目的地则是有“天涯海角”之称的三亚。28日上午9点多,李磊终于逃到了三亚,然而不到9个小时,其逃亡之路就被终结了。

  逃亡途中,李磊由于背负着巨大压力,每到一处都疯狂挥霍。他说,一天就要花上万块钱。对于选择逃到三亚,李磊称,之前没有来过三亚,看了地图便过来了。在被送往看守所羁押的途中,他还留恋地看着车窗外的街景,心情复杂地说:三亚是个好地方,如果还有下辈子,一定会再来。

  抵达看守所后,民警将李磊押下车。据押解民警说,进入看守所的大门时,想不到这个连杀6名至亲的凶手竟然身体出现阵阵剧烈的颤抖。

  据悉,李磊拥有一个几近完美的家庭:父母勤劳友善、妹妹开朗热情、妻子厚道得体、两个儿子更是人见人爱。在亲友面前,李磊给人少言寡语的印象。“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有些蔫坏。”熟悉他的人这样评论他。

  这起惊天血案伴随着李磊的落网宣布告破,然而,此案造成的伤害和留给人们的教训,可能永远都没有结束。

  但愿通过这起案件,给人们敲响警钟,要合理处理好家庭矛盾,不要让悲剧和血的教训重现,毕竟,这样的代价太大了。